苏州手绘墙,墙体彩绘风尚工作室

丝绸手绘的历史与传统(3)

时间:2013-02-24 13:25来源:未知 作者:风尚编辑 点击:
外销手绘丝绸的面料,有罗地、纱地、绢地和缎地,既有成匹的匹料,也有制成服装的成品。这些面料的坯绸大部分广东皆可出产,也有部分是商人们从江浙一带贩运而来。清代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载广州竹枝词云:洋船争出


  外销手绘丝绸的面料,有罗地、纱地、绢地和缎地,既有成匹的匹料,也有制成服装的成品。这些面料的坯绸大部分广东皆可出产,也有部分是商人们从江浙一带贩运而来。清代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载“广州竹枝词”云:“洋船争出是官商,十字门开向二洋。五丝八丝广缎好,银钱堆满十三行”,描绘了广州港丝绸出口的兴旺。这些坯绸在广州的作坊里进行手绘加工,从工艺上看,有些为纯手绘,有些则采用了绢本绘画的粉本制作法。所谓“粉本”,或为画稿的别称,或指画稿的制作方法。清代方薰《山静居画论》:“画稿谓粉本者,古人于画稿上加描粉笔,用时扑入缣素,依粉痕落墨,故名之也。”清代李修易《小蓬莱阁画鉴》:“唐宋人所画,先立粉本,惨淡经营,定其位置,然后落墨。”这里的“粉本”指的是手绘底稿的复制方法,即用一张薄纸,用墨线勾好底稿,以针刺出图案轮廓的针孔,将石墨粉或滑石粉覆在纸上扑打,使粉从针孔中漏下,这样就将底稿上的花样轮廓线“转移”到绸面上。在花纹轮廓线内,通常先染上一层白,以增加花朵的体积感并让颜色更有层次,再绘上各种颜色,并用金色或银色勾边,最后定形,让色彩固着。同样的方法也用于外销画、外销漆器的制作之中。

  手绘丝绸的纹样,多在浅色地上用明亮而柔和的色彩画出花卉、枝叶、缎带等,花卉大多比较写实,以清地纹样为多,色彩过渡自然,与中国传统提花丝绸有所区别(图5)。用手绘丝绸制作的成品服装不多,其中一部分属于天主教神父所用的法衣,色彩明艳,装饰华丽,与粉彩瓷器有异曲同工之妙,主要通过菲律宾的马尼拉销往西属美洲。遗憾的是,如此大量的外销手绘丝绸制作,在国内几乎找不到实物,也没有任何文献记载,但保存在欧洲各博物馆中的精美产品,却让我们看到了清代手绘丝绸工艺的些许辉煌。

  清后期外销手绘丝绸衰落后,至民国时期很少见到手绘丝绸的踪影。手绘作为一种最古老的丝绸装饰手段,完全靠手工操作,线条的勾勒与色彩的配置也依赖于操作者的个人水平,也许与丝织品机械化生产的发展方向格格不入吧。此后丝绸手绘作为一种艺术品,偶而见于画家的创作,一般不作为批量生产的消费品。直至20世纪70年代,丝绸手绘又重新焕发出生机,演绎出丝绸手绘在今天的再一次辉煌。

5结语

  (1)手绘是最早的一种织物装饰手段,它的起源与原始先民的绘身习俗有一定联系。随着技术与文化的进步,刺绣、提花、印花等工艺先后问世,织物装饰有了更多的选择,丝绸手绘不再占主要地位。汉代以后的丝绸手绘织物,主要出土于晋唐时期新疆阿斯塔那墓葬群、内蒙古辽代墓葬与南宋墓葬中。元以后手绘丝织较少见,但在18世纪向欧洲出口的外销丝织品中,丝绸手绘工艺却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(2)古代丝绸手绘织物既有用作衣料的也有用作礼仪场合的。前者的装饰性较强,而后者绘画性较强,并最终导致绢本绘画的出现。手绘织物不宜水洗,有些出土于墓葬中的衣物为专门的冥衣,但从清代大量外销的手绘丝绸看,日常衣着用的手绘织物也占有一定比例。

  (3)手绘丝绸与绢本绘画同出一源,在线条勾绘、设色方法、工具与材料等方面均有相通之处,是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一种传统织物装饰手段,值得我们对其历史与传统作进一步的挖掘与整理。




 

参考文献:
[1]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.殷墟妇好墓[M].北京:文物出版社,1980:17-18.
[2]上海市纺织科学研究院组.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纺织品的研究[M].北京:文物出版社,1980:101-107.
[3]东京国立博物院.丝绸之路珍品展——新疆与陕西的考古新发现[M].东京:日本产经新闻社,2005.
[4]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、出土文物展览工作组、文物出版社.丝绸之路——汉唐织物[M].北京:文物出版社,1973.
[5]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考古队.阿斯塔那古墓群第十次发掘简报[J].新疆文物,2000(3-4):1-7.
[6]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考古队.阿斯塔那古墓群第十一次发掘简报[J].新疆文物,2000(3-4):8-15.
[7]赵丰.辽代丝绸[M].香港:香港沐木堂美术出版社,2004.
[8]福建省博物馆.福州南宋黄